原标题:美国那点事|民主党为中期选举发力争取非裔,但拜登恐成拖累

近期,美国有超过50个支持民主党的草根组织联合发动非裔选民参加11月国会中期选举的投票活动。与此同时,一个名为“非裔选民2022投票全国联盟和权力建设运动”(The National Unity 2022 Black Voting and Power Building Campaign)将专注于建立一个广泛的代际联盟,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资源,为非裔选民提供种种便利。由此可见,民主党草根组织对非裔选民的重视。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非裔选民为拜登入驻白宫发挥了重要作用。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非裔选民是否能再次助民主党“美梦成功”?

从非裔选民的政党认同和分布特点而言,非裔选民保持对民主党较高的政治认同以及非裔选民集中在摇摆州将对民主党的选举产生积极影响。但与此同时,年轻非裔选民的离心则是民主党“美梦成真”的重要挑战。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13日,美国休斯敦,选民排队参加大选提前投票。本文图片 人民视觉 资料图

非裔对民主党仍有较高政治认同

民主党的基本盘包括支持自由主义思想的白人以及少数族裔,其中,非裔因为保持对民主党较高的政治认同而成为民主党的重要票仓。

一方面,从2012、2016、2020几次总统竞选而言,非裔选民均是民主党的积极持者。尤其是2012年大选,在非裔总统候选人的效应下,非裔选民对民主党的支持率空前高涨。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12年大选中,为了支持奥巴马连任,非裔选民投票热情高涨,投票率为66.2%,高于非拉美裔白人的64.1%,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出现非裔投票率高于白人的现象。在那次大选中,奥巴马获得的非裔选民支持率达到93%(出口民调数据)。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在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达到88%;在2020年大选中,拜登在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达到90%。

另一方面,相比拉美裔、亚裔,非裔对民主党忠诚度较高。2020年大选中,超过30%的拉美裔选民支持特朗普,大选结束后,拉美裔选民离心民主党现象进一步加剧。亚裔则是一直有政党认同不太稳定的特点,就亚裔内部而言,印度裔、日本裔对民主党较为忠诚,但是越南裔、菲律宾裔则认同共和党。作为最大亚裔群体的华裔则对民主党政党认同不稳定。相比之下,拜登执政后,虽然非裔选民对拜登的支持率下降到70%,但是相比其他少数族裔,非裔选民仍然是民主党的基本盘。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县,当地民众涌上街头庆祝拜登及其副手哈里斯赢得美国大选。

非裔选民对民主党赢得战场州至关重要

当前,美国非裔人口超过400万,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2.4%,主要分布在美国东北部、西部、南部地区,其中,超过一半的非裔居住在美国南部和东南部地区,剩下的非裔人口有18% 居住在中西部,17% 居住在东北部,10% 居住在西部。非裔居住的区域和美国选举版图中的战场州高度重合。诸如几个重要的战场州如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等均有大量非裔选民存在。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拜登之所以能获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非裔选民在重要的战场州对拜登的支持。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份报告显示,战场州非裔选民对拜登的支持对民主党赢得2020年总统选举至关重要。如在佐治亚州,33%的州内人口是非裔;在密歇根州,14%的州内人口是非裔;在宾夕法尼亚州,12%的州内人口是非裔。最终,以上三个州的非裔选民构成了拜登在战场州重要的选民来源(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非裔选民分别构成了民主党选民来源50%、20%、21%)。在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中,如果战场州非裔选民继续保持对民主党的支持,将对民主党赢得胜利发挥非常积极的影响

另外,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即将进入下半场,仍然有5500万左右的美国人没有进行投票登记,其中包括1000万非裔选民。一般而言,这1000万非裔选民属于中间选民。对美国两党选举而言,争夺中间选民尤为重要。2020年大选中,拜登获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黑命亦命运动”(Black Lives Matter)积极动员了非裔中间选民,提高了拜登在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由此可见,争取尚未登记的1000万非裔选民的支持,对民主党赢得选举胜利至关重要。

拜登执政后,其在不同年龄阶段的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却不断下滑。

年轻非裔选民离心民主党是挑战

2020年大选后,民主党面临少数族裔选民流失的问题,虽然相比拉美裔、非裔选民流失不是最严重的。但是对民主党巩固其基本盘而言,年轻非裔选民离心民主党是挑战。

在2020年大选中,拜登在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达到了90%,但是拜登执政后,其在不同年龄阶段的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却不断下滑。根据《华盛顿邮报》和民调机构益普索于2022年5月开展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年轻的非裔选民对拜登的支持率最低。65岁以上的非裔选民中,86%支持拜登的总统工作,12%反对;40-64岁非裔选民中,74%支持拜登的总统工作,24%反对;18-39岁非裔选民中,60%支持拜登的总统工作,39%反对。

年轻非裔选民为什么离心拜登?一方面,年轻非裔选民对拜登的不满情绪早在2020年大选中就已经存在。在2020年大选初选中,多数年轻非裔选民支持桑德斯而非拜登,根据美国晨咨询民意调查的数据显示,在南开罗来纳州的初选中,桑德斯在年轻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为46%,是拜登的3倍。在最后的大选中,一些年轻非裔选民支持拜登在一定程度是“不得已为之”而非“真心喜欢”;另一方面,拜登执政后并未有效解决年轻非裔选民的经济诉求。根据美国非裔未来行动积极基金会(Black to the Future Action Fund)的调查显示,美国非裔选民最关心的是经济复苏,作为美国社会的低收入群体,非裔难以承受高通货膨胀带来的经济压力,诸如租房、抵押贷款等。

相比之下,非裔年轻人还有大学贷款问题要解决,这对18-29岁的年轻非裔群体而言,尤为重要。但是拜登在执政后却未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因此,在糟糕的民主党总统的消极影响下,年轻非裔选民是否会支持其他的民主党候选人,是民主党赢得2022国会中期选举的一大考验之一。

(唐慧云,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